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歡迎您的到來!

歡迎來到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官網!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正文

農機企業如何應對可持續增長的挑戰

發布時間:2018-10-24 閱讀數:

       直面眼下,農機行業重新回到繁榮而有活力的發展軌道上不會是現在,從拉長的周期分析,接下來的2019和2020兩年仍會是産業升級的調整期,趨弱緩行依然是大勢所趨,除非出現超乎常規的變數,這個幾率很低。

  總體發展形勢無法改變,農機産業必須順勢而為,積蓄力量并找到生存與發展的突破口,由追求規模效應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立足用戶需求,做好可持續增長能力的培養與提升文章。 


  01遵從市場
 
  按照傳統思維模式,大家在分析農機産業的時候,習慣于就農機說農機,其實,整個行業的變化并非單一因素形成的,任何産業,其發展軌迹必行是與整體環境和市場發展規律密不可分。拓展開來,農業社會是工業社會誕生的母體,農業産業是國家工業化最重要的基礎産業。我國作為傳統的人口及農業大國,以7%的耕地養活了世界22%的人口,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清醒地認識到,這隻是解決基本的溫飽問題,我國是農業大國,但是絕對不是不是農業強國。事實上,真正的農業大國是美國,美國農業的産量世界第一,農業産業組織效率也是世界第一,從經濟層面看,美國的農民或農莊主享受國家的優惠政策及補貼,收入十分可觀,而美國在國家層面的農業是虧本的。不僅僅是美國,在發達國家的農業,多數都是國家不賺錢,出台政策讓農民賺錢。在亞洲,日本也推行了多項補貼制度,一個農民家庭的年收入可以達到1000萬日元(大約等于人民币70萬)。相對而言,我國在農業生産支持上卻存在較大偏駁,農民種地不掙錢,而且糧食價格飄忽不定,同時,在市場經濟主導的大環境裡,農民組織化意識已經變得十分淡薄,就目前國内農業發展現狀而言,農村“組織真空化”導緻了諸多“三農問題”的産生,諸如土地流轉的确權不清、耕地占用、大部分區域集約化生産推進緩慢、個别地區耕地随意撂荒、糧價不穩農民耕作積極性嚴重衰退、農戶間分工協作能力下降等等。
 
  目前,我國農業發展存在緩沖,農機産業也就必然進入調整期,況且農機産業本身也存在供需矛盾,存在諸多發展短闆,發展趨緩亦是在所難免。我們常說,大勢不可逆,在如此環境下生存,農機産業必須遵從市場規律,順勢而行,具體而言,有三個環節可以大有作為,一是,聚焦解決市場痛點的産品。做傳統品類,就要在提高可靠性、性價比、舒适性上做文章,做新興小衆品類,就要在适用性、創新性、進口産品替代上做文章。二是,進一步細分市場經營。要針對不同市場區域進行針對性地營銷方案策劃,從提供适用的産品、到有效渠道拓展、再到忠誠用戶培養、服務行為具體化,都要不斷細分形成落地,搶占市場先機。三是,向服務模式轉變。前面分析過,農機市場轉型,是綜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農機企業必須直面現狀,由單一提供産品向提供服務轉型,有實力的企業要考慮提供綜合一體化解決方案,實力一般的企業要聚焦某一品類,打造全過程的服務方案,進一步拓展,能夠實現資源共享的企業,應該聯合相關企業,打造農業經營生态圈,形成有效的聚合效應。總之,隻有遵循市場規律,培育自身優勢,才能夠進一步形成領先的市場核心能力和抗競争力,跑赢市場下行逆向沖擊力。
 
  02自我變革
 
  有咨詢機構調研顯示,在作為研究對象的衆多企業中,隻有8%的企業跟上了時代變革發展的腳步,而那些增長率達到某一個固定點就停滞不前的企業中隻有4%能夠重回增長通道,優秀的企業之所以能夠持續發展,得益于兩種基因的培育,那就是持續不斷的變革和自我更新。縱觀國内農機産業,從2004年整體主營業務規模841億元到2017年的4291.35億元,這期間,農機企業也從最初的上百家發展到今天的超過2500家,固然這個過程中有消亡、淘汰、整合與新生,但是數量增長之快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通過總結不難看出,能夠跟随農機産業不斷發展的農機企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自我變革和進步升級,任何一個農機企業都有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這個過程沒有一家是一帆風順的,尤其是占據了大多數比重民營企業,每一次成長都是經曆自我蛻變與革新換來的,企業成長,不僅要緊跟市場發展的步伐,而且要培養自身内生力,要不斷适應和走在現代管理機制的前列,進而形成獨具特色的核心競争優勢。企業整體運營質量如何,在行業形勢好的時候是區分起來不特别明顯,大家常說,“站在風口,豬也能飛”,可是,在整體行業下行的時候,競争優勢不明顯的企業,其被增長數字所掩蓋的經營短闆就有可能會集中爆發,而獨具核心競争優勢的企業一定可以逆市保持增長。


  實現在我變革與成長,農機企業必須在三個關鍵點上做足文章,一是,不斷推動經營模式(商業模式)變革,用增長來應對變化。任何産業的發展,都是建立在滿足市場發展需求變化的基礎上的,農機企業必須結合不同時期市場和用戶需求特征,完善、改進、創新經營模式,勇于自我否定,絕對不能不墨守成規,想要在當今的農機市場競争中存活,必須由單一提供産品向“提供解決方案”轉變。二是,建立有效管理機制,形成穩固的财務基礎及企業綜合能力。這一點毋庸置疑,國内農機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流,整體管理水平并沒有達到大家想象中的高度,尤其是基礎手段、方法、管理工具等運用上,欠缺不少,因此,如何立足不同企業實際,形成簡單有效的管控機制至關重要,在财務管控上,現金流的管理更是重中之重。三是,持續加強核心團隊建設。團隊建設對于任何企業都同等重要,做好人才培養,必須正視這一工作的價值取向,絕對不能單純地把它當作“成本”,而是要以“投資”的角度去經營,每個企業都有團隊建設的不同路徑,隻要基礎認知對了,也就會收到成效,不做贅述。
 
  03創新驅動
 
  在今天的農機行業裡,有一個案例不得不說,近年來,國内大中拖市場馬力段上升愈演愈烈,而實際上,雖然馬力升高了,但是産品整機性能提升十分有限,并且國内企業在300以上馬力産品制造上壁壘重重,仍然依賴進口。也就是說,國内大中拖市場上的這種馬力上延,仍處于有限馬力段的特定部分性能與特定結構改進,實質性突破并未達預期,更甚者,有些企業為了順應市場、争取更高的補貼額度,采取了“馬力虛高”“小底盤大馬力”的不正當手段,全面性的産品創新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樣迅速。不隻是大中拖,經濟作物機械、蔬菜機械、畜牧機械、大型耕整地機械等種類的大型化、高端産品創新嚴重不足,甚至于在個别常用品類産品中,存在嚴重技不如人的短闆,如半喂入聯合收割機、高速插秧機等産品,我們明顯比日韓等國家落後不是一點半點。與全球一流産品相比,我們不僅僅在高端化、智能化、自動化、舒适性等諸多環節差距較大,而且現有産品普遍存在可靠性不足的短闆,且關鍵部件及核心材料加工工藝也存在不少盲區。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在2018世界制造業大會上指出,國家從産品質量看,中國通用零部件産品壽命一般為國外同類産品壽命的30%到60%,模具産品使用壽命一般較國外先進水平低30%到50%。由此可見,國内工業制造整體水平仍需加速前進,追趕全球一流水平,工業設計、技術工藝、柔性制造等全過程各環節創新突破皆迫在眉睫。
 
  農機産業進步與發展,必須以創新驅動為主要手段,形成三方面的“新動能”,一是,新技術、新工藝、智能化精益制造。農機産業各單元必須集中優勢資源在農機工業短闆和軟肋環節實現跨越提升與突破,趕超全球領先水平。二是,新能力。突圍當前國内農機市場同質化競争的“紅海”,就必須以創新驅動,形成具有差異競争優勢的新能力,在産品、商業模式、經營策略等環節打造“領先”與“不同”,在競争格局中找到自己的新能力,持續增長,脫穎而出。三是,打造有效規模。要徹底擺脫産業發展“唯大”才是發展的禁锢思維,大家必須清楚,即使在低層次上的過剩産能規模再大,也不是高質量發展,隻能會成為越來越大的包袱,因此,農機産業要重新定義産業發展新标準,形成國内農機産品供需平衡與自給自足,着力打造有效規模,突破瓶頸,全面發展。
 
  04價值提升
 
  不得不承認,當下的全球競争已經進入了價值競争的新時代,一味地單純依靠低成本、低價格已經無法确立比拼優勢。國内工業産業已經全面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中速增長階段,高質量、高價值發展将成為運行主要基調,行業體系發展也必将系統性地進入新的狀态。國家十九大報告提出的“三大重要變革”,即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給整個社會經濟體系提出了要求,指出了發展方向。具體到農機産業結構維度上,以中小企業占據絕對品牌數量比重的2500餘家制造企業,整體水平存在嚴重的參差不齊,先進制造技術應用覆蓋率很低,隻有龍頭企業和極少數中小企業能夠引進先進技術和設備,而大部分中小企業還在使用落後的原始制造技術和設備,據不完全統計,優質、高效、低耗工藝的普及率不足10%,數控機床、精密設備不足5%,配有國産數控系統的中檔數控機床不超過25%,更難以啟齒的是,行業内高檔數控機床90%以上依賴進口。大家常說,形成價值競争優勢,必須加大技術創新與突破,而實際上,農機企業隻依靠自身引入和研究先進技術是遠遠不夠的,沒有國家強有力支持,永遠無法得到大規模的應用,然而國内對先進制造技術的投入和相關政策引導比較少,特别是針對中小型企業的實質性的政策幫扶更是有限,從這個意義上講,農機産業價值競争提升征途仍然漫長,需要各方關注,共同努力,真正形成發展“加速度”才行。
 
  國内農機企業打造價值競争,要在評估自身經營發展現狀的基礎上聚焦兩點,第一點是,品牌建設。在新時代的全球競争中,品牌的重要性無用多加贅述,農機企業加強品牌建設,在做好産品品質、用戶服務、多方合作共赢等基礎環節的同時,必須建立強烈的責任意識,不能隻圖眼前利益,而是要考慮打造百年基業,要有負責任的社會意識和擔當。第二點是,高質量發展。不僅要在産品上形成高質量管控,而且要在企業運營上形成高質量發展,要形成主打産品作經濟支撐,新産品作為可持續增長的有效結構,更加關注市場拓展、關注用戶培育、關注風險控制,持續提升運營質量。
 
  可持續增長是永恒的話題,也是永無止境的産業發展繞不開的挑戰。農機産業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必須圍繞着夯實制造基礎、創新突破與“新動能”培育做文章,這條道路注定艱辛而充滿挑戰,我們堅信,隻有經得起挑戰的人才有資格迎接新的勝利,大家一起努力吧!(作者:李勇)
(來源:農機通)


友情鍊接: